document.write('
')

把性教育办成展,深圳年轻人有多“敢”谈性

把性教育办成展,深圳年轻人有多“敢”谈性

《女人系列·节育环》

图片来源:主办方“莓辣”官方微信公众号

上周,一个特殊的展览在深圳开幕了,它是由深圳性教育团队“莓辣”主办的性教育互动展览“我向许多人打听过你——囡囝的100道性问题”。

展览以一个人由小到大的性探索过程为线索,将性教育用艺术化的方式呈现出来。

艺术家周雯静作品“女人系列·节育环”,用铜丝按照真实节育环的形状,制作成300多个女性首饰。为了模拟一个成年女性1-2年的卫生巾消耗量,工作人员制作了“月经的重量”装置作品,沉甸甸的透明气球里堆积了无数拆开的卫生巾,还有互动作品“公共厕所”,模拟了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公厕“小广告”……

这是全国首个大型性教育互动展会,许多粉丝因为不能来到现场而在主办方公众号下面留言:“真羡慕深圳人”、“我这次又去不了”……

其实深圳的性教育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一度领风气之先。中国第一个“性教育”杂志,第一部中小学生性教育教材、首个性骚扰防治指南……都在深圳首创。

当我们回顾深圳性教育的普及史,其中既有意想不到的先锋之举,也有令人唏嘘的挫折失败,但值得赞赏的是,从老师、家长到学生,不断有人站出来传递性教育的大旗,直面质疑与挑战。

领风气之先的深圳性教育

深圳大学师范学院教授廖丽珠是深圳性教育事业的重要推动者。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还在华东师范大学的她,就以题为《少女犯罪与性爱心理初探》的论文震动教育学和心理学学术界。

1986年,廖丽珠从华东师范大学到深圳师专任教。和深圳各个学校校长接触的过程中,她多次建议校长们给学生开设性教育课,希望借由深圳改革开放的风气,引导深圳的青少年们认识“性”,了解“性”。

但校长们一听这想法都说“没有,我们怎么能开性教育课”“我们的课程都是教育局规定的。”

只有蛇口育才中学校长乔树德说:“我敢。”廖丽珠疑惑:“你不要教育局批准吗?”他说:“我们学校属于招商局管理,开设课程不需要向教育局申请。”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由蛇口育才中学安排校医务室一位医生上课,廖丽珠协助他备课。课程设在初一,每周一节,教学内容主要为青春期性方面的常识。

起初,学生们表现得很不适应:有的学生在傻笑,有的不好意思地趴在桌子上,还有的用手遮着脸,觉得难为情。后来,学生们越来越放松,大大方方地听。有些家长听说此事来学校问,观察到孩子并没有“变坏”,家长就都接受了这个新事物。

廖丽珠还曾多次举办全国性教育研习班,还与刘达临、赵令德一起创办全国首个《性教育》杂志,向成年人普及有关性的科学知识。

首开性教育课程,首办性教育研习班,首先出版《性教育》杂志,深圳的性教育从一开始就“敢”字当头。

首部性教育教材遭冷遇

2001年,深圳市将中小学性健康教育纳入了深圳市教育学科“十五”重点课题。课题组向2000多名深圳市中小学生开展了调查。其中,对于“你知道从哪里可以买到安全套?”这个问题,十余位深圳高一学生在问卷纸上毫不迟疑地写下了“药店、自动售套机、大型超市、性用品商店”等地点。

2002年深圳市计生科研所的调研更直接指出“深圳青少年与香港青少年相比性知识贫乏,但性态度和性行为在有些方面更为开放。”这一切都表明,为孩子提供规范、正确的性教育已经不容迟缓。

2003年,全国首部《深圳市中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在深圳出版了。读本分了小初高三册,适应不同年龄段学生的认知规律和接受范围,在适合9~12岁的小学读本中,用简单的语言讲述避孕、节育等,还涉及到如何避免性骚扰、性侵害、预防艾滋病等的知识。而12-15岁的初中读本中开始涉及到月经、手淫等性发育问题,并详细谈到了怀孕、避孕、人工流产,还提及同性恋、性心理障碍等,直面网络色情、网恋等问题。

上一篇:乌兰察布供电察右前旗公司秋收保供电 服务到田间
下一篇:​鲍成超检查安全生产和燃气安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