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如何拯救人文学科?

  如何拯救人文学科?著名的历史学家葛兆光教授认为,要拯救人文学科,我们不能总用“精神”“心灵”“品格”“情操”之类空洞的口号,来宣泄焦虑,说服人们,也不能总借着“通识教育”“全人培养”这样看起来堂皇的标签,来保护人文学科的一亩三分地。而是要靠学校专业、严谨、系统的训练提升人文学科自身的价值和地位。

  关于人文学科的专业训练,葛兆光教授指出,至少应该包括五个方面:首先是语言能力,包括精通一种或多种外文,也包括准确地使用本国语文,而不是任意创造或者胡乱涂鸦;其次是常识,即对于本领域基本知识有准确和全面的了解,既不能蜻蜓点水,也不可畸零残缺,再次是对文献与材料的鉴别能力和考据能力,不仅对文献的真伪、轻重、是非有严格认知,而且不是空口说白话,抓到篮子里就是菜那种随意;接着是对问题的分析与批判能力,它应当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也就是懂得如何建立逻辑和提出证据,懂得全面而不偏颇地讨论问题,而不是任意挑选或随意开口;最后是懂得人文学术研究的规范与纪律,不能够抄袭他人,不能够隐瞒证据,漠视学术史积累和违背学术界规则。如何拯救人文学科?著名的历史学家葛兆光教授认为,要拯救人文学科,我们不能总用“精神”“心灵”“品格”“情操”之类空洞的口号,来宣泄焦虑,说服人们,也不能总借着“通识教育”“全人培养”这样看起来堂皇的标签,来保护人文学科的一亩三分地。而是要靠学校专业、严谨、系统的训练提升人文学科自身的价值和地位。

  我个人很认同葛兆光教授的观点。我并不认为人文学科是无用的,没有前途的,没有竞争力的。人文素养的提升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自己、理性思考、做好选择,促使我们找到自己的天赋和热爱,沉浸其中,做到极致。退一万步讲,在一个自媒体非常发达的时代,如果人文学科学得足够专业和深入,那么仅靠思想和文笔养活自己都是没有问题的。真正的问题,不是人文学科的没落,而是我们学校的人文专业到底教了什么,又教得如何;我们的孩子到底学了什么,又学得如何?

  人文素养和科学精神,是一个孩子得以自由飞翔的两只翅膀,不要人为地把二者对立起来。我们看历史上很多伟大的数学家、天文学家,本身又是哲学家、艺术家。学问做到一定高度,其实都是相通的。所以,作为父母或老师,我们不仅要肯定孩子们对科学的热爱,创造条件和环境,带孩子进入科学的殿堂,去向外探索人类新的疆域,给孩子以“求知求真”的理性之光。我们也同样需要支持孩子对人文学科的热爱,创造条件和环境,通过历史、文学和艺术,帮助孩子们找到一条向内探求的路,去领悟“认识自己”的人生智慧,找到一条回家的路。个人如此,国家和民族亦是如此。正如中科院院士,华中科大教授杨叔子先生所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现代科学,没有先进技术,就是落后,一打就垮;然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民族传统,没有人文精神,就会异化,不打自垮。没有科学,文明就失去源头:没有人文,文明就面临毁灭。”

  #人平陪你读好书#

  

如何拯救人文学科?

  

如何拯救人文学科?

  

如何拯救人文学科?

  

如何拯救人文学科?

  

如何拯救人文学科?

  

如何拯救人文学科?

  

如何拯救人文学科?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上一篇:破解三大难题!拱墅区打造“养育照护一键通”应用场景
下一篇:科学,一切为了人的全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