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小常识与大道理|如何让“痕迹管理”重“形”也重“绩”、留“迹”更留“心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立足新时代,领导治国理政提出了一系列新观点新论断新要求。他在不同场合的报告、演讲、文章、讲话、书信等中,形象巧妙地运用了大量社会生活的常理、哲理及管理学、组织行为学、政治学、伦理学等的学理、真理,揭示了国家治理的道理、原理,在社会生活“小常识”与国家治理“大道理”之间建立起了联系。对这些小常识与大道理进行总结归纳、传播普及,是新时代学习新思想新理论、理解新实践新作为的题中之义。

继全国两会关键词、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关键词、“四史”关键词、“百年共产党人精神谱系”关键词等专栏后,2022年澎湃新闻联合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上海市政治学会开启“新时代治国理政小常识与大道理”关键词,和大家一起学习新思想新理论、理解新实践新作为。

这一期的关键词是:痕迹管理。

“痕迹管理”在基层日益被广泛应用,同时也出现了一种以“留痕”为中心的“痕迹管理”倾向,“留痕”不仅成为考察干部工作绩效的唯一手段,而且片面强调工作过程的“留痕”而非工作结果的“实效”,这会容易滋生新的形式主义。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十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就指出该问题:“现在,‘痕迹管理’比较普遍,但重‘痕’不重‘绩’、留‘迹’不留‘心’;检查考核名目繁多、频率过高、多头重复;‘文山会海’有所反弹。这些问题既占用干部大量时间、耗费大量精力,又助长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基层工作中“留痕”是有必要的,但要防止滑入以“留痕”为典型特征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防止“痕迹管理”的负面效应,将干部从无谓的“形式主义”事务中解脱出来。

“痕迹管理”的典型形式与主要原因

原本“留痕”是管理学的一道工序,应该说工作适度“留痕”是有必要的,但一些地方执行中过于注重工作“留痕”,甚至将反映基层工作内容的文字、图片、视频等资料,变成反映干部工作情况的“唯一手段”,一定程度上具有滑向“痕迹主义”的现实风险。

形式上,实践中“痕迹管理”有多重情形,其中两种情形较为典型。一是“小题大做型”。在执行上级任务时,一些地方不仅事事留痕、处处留痕,而且要求按照统一模板准备材料,甚至普通小事也要求“高规格的形式”,例如,红头文件、工作方案、会议记录、分工细则、结果成效等形式要素一个都不能少。基层干部工作将大部分工作精力放在“材料美化”、“形式美化”与“过程美化”上,重“形式包装”的“留痕”导致难重“实效”,甚至忽视效果。二是“本末倒置型”。“痕迹管理”本是一种辅助性的工作方式,但执行中一些地方和部门往往用材料的“厚度”衡量工作的“效度”,不看实绩看材料,不看实地看纸面,不看做的看写的。

过程中,名目繁多的检查评比是“痕迹管理”的催化剂。“留痕迹”、“看痕迹”与“比痕迹”构成了“痕迹管理”的三大核心要素,一些地方政府围绕痕迹管理来布置任务、开展工作与检查评比,不仅以“文山会海”、“数据材料”来推动工作“痕迹”,也形成了“发文件-造材料-美形式-定制度-编成绩”的“留痕”固定化手势,将“留痕”的工序程式化、绝对化与机械化,以此来迎接名目繁多的检查督查与评比。

本质上,功利主义思想是“痕迹管理”的发动机。“痕迹管理”是功利思想、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在基层实践的表现形式,也是“四风”问题的新表现新形态,两者本质上是一致的。当“痕迹管理”越来越成为干部管理和绩效考核的重要方式时,而痕迹管理方面相关制度规范没有及时跟上,因此,在功利主义导向推动下,容易滋生“一切工作留痕迹”、“重形不重效”的不良倾向。

让“痕迹管理”重“形”更重“绩”、留“迹”更留“心”

如果任由“痕迹管理”的倾向与趋势蔓延,以事事留痕来代替真正履责,不但会让基层干部疲于应付,挤占了基层干部大量的工作时间和精力,也会导致一些部门和党员干部“不敢担当、不愿担当、不善担当”的不良作风,甚至推责、避责与卸责的担当困境。因此,要正视“痕迹管理”产生的消极影响,要削减“留痕”的评价方式,扭转“重形难重迹”的评价导向,让基层工作回归“崇尚实干、狠抓落实”的实践常态。

一是坚持求真务实的优良作风。“痕迹管理”作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一种“形变”,它与我们党的性质宗旨和优良作风是格格不入的。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永远没有休止符,必须抓常、抓细、抓长,持续努力、久久为功。”首先要将求真务实的作风立起来。求真务实一直是共产党人的重要思想和工作方法,抓好作风建设要坚持以上率先,在党内将求真务实的导向立起来,将真抓实干的规矩立起来。其次要树立正确的事业观和政绩观,将好的理念落实到具体行动,做大办实事不图虚名、求实效不做虚功,使求真务实在全党全社会蔚然成风,努力创造经得起实践、人民、历史检验的扎实业绩。

上一篇:湖北中秋景区福利第二波!
下一篇:复旦教授张汝伦抖音直播谈中西哲学:哲学是一种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