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知识很“高冷”?它已经来到你我身边

中国地质大学副教授、科普大V邢立达在进行野外勘察

  打开社交媒体、网站、论坛等内容平台,大量专家学者和科研机构、跨界从业者以及科学爱好者聚集于此,输出图文音视频、慕课直播、线上论坛等多种形式的知识内容。“通过微博、网络、微信形式传播的科学信息已经占到80%以上”,这是来自科技部的统计数据。

  在传统的科普渠道,变化同样悄然发生。线下科普展览、讲座等融合了虚拟技术、沉浸式体验、文创开发等,更新着呈现形式。书籍、音像制品等出版物也不再是“平面的”,而是在技术加持下增添了实操互动的可能性,“立体”地输出科普内容。

  《中国科学传播报告(2021)》显示,2020年,中国新建科普网站2732个、创办科普类微博3282个、创办科普类微信公众号8632个。同时,科普图书出版依然强劲,2020年,中国共出版科普图书9853.6万册,期刊发行1.31亿册。

  邢立达开展面向小学生的古生物科普工作,图为小学生的恐龙身体构造绘画作品

  “现在的科普工作,跟以往的科普大不一样了!”生产科普内容的科研工作者们这样说。

  互联网正在为科普工作注入新的活力。这也意味着科普创作者们必须因时而变,探索适应新形势的、全新的科普形式和内容。

  “创作受欢迎的科普内容,可能不比做火箭简单”

  运载火箭专家、中科宇航公司技术总监杨浩亮业余时间长期从事航天科普内容创作,包括图书、音视频课程、线下线上讲座等。近年来,他切身感受到科普场景的变迁:“过去我们办一个线下论坛面对的是几百人,现在同样的内容放到网上,就能覆盖成千上万人。再结合一些新奇的形式二次分发,能极大拓展受众的量级。”

  渠道增加只是表现形式,杨浩亮观察到,受众喜好改变着科普创作的内在逻辑:“以往惯常采用的单向、纯粹式讲述效果不好了,大家更喜欢互动感强的科普,希望‘亲自参与’,从中激发兴趣,获取知识。”

  因此,杨浩亮会在科普创作中融合更多元的形式,以带来更强的体验感和互动感。

  “比如为儿童创作的火箭科普立体书,我不会直接讲火箭是怎样构成的,而是设计一个‘拼积木’般的游戏,让孩子们通过画一张图、拼接一个模型、模拟发射一次火箭,收获更直观、更能激发兴趣的科普体验。”杨浩亮说,在图文之外,书里还附带用真实火箭作教具讲解的视频课,与传统的平面图书不同,这是一款立体的、多元素的科普产品。

  再比如面向中学生群体,杨浩亮为他们的科普教学设计了一款模拟小型火箭的飞行器教具。学生用3D打印技术自行打造火箭的外壳,连接各个元件,然后通过编程实现它的飞行。经由化繁为简的设计,教具使用时并不涉及高深的内容,而是将中学课本里“牛顿三大定律”等知识巧妙引入,让科学与日常学习联系起来,更易入脑入心。

  将相对高深复杂的火箭知识转化为通俗易懂的科普内容并不容易,而杨浩亮发现,巧妙结合新技术新形式“因材施教”,“高冷”的内容能更平易近人、更润物无声。当然,这意味着创作者付出更多热情和匠心,“可能不比做火箭简单”。

  “互联网和智能化趋势下的科普,跟设计一款互联网产品的逻辑是相似的。重要的是考虑受众的需求和喜好,采用适合他们的表达方式,来拆除知识传播的时空壁垒,更好地传递科学知识。”杨浩亮说。

  正如中国传媒大学协同创新中心副主任曹三省在文章中提出的那样:“新媒体时代下,科普内容呈现出社交化、娱乐化、游戏化的特征,大众更需要能够将科学知识‘翻译’得更加通俗易懂的专业科普人。”

  “做生活中的有心人,用更鲜活的方式传播知识”

  水稻大豆小米慢慢开始种植,杂交品种我们知道很有优势,遵循自然讲究节气还有干支……

上一篇:生产者化身传播者 青年科研人员“变身”科普博主
下一篇:长丰(双凤)经开区:快乐健身行动 打造群众家门口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