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动物宙指的什么?科学家有何观点?如何达到“智人”的标准?

  智慧动物宙指的不仅仅是地球。科学家的另一个观点是其他星球上可能也存在智慧生命。两个观点不谋而合。人类思想与机器都很强大,可以改变世界。假如智慧生命存在于其他星球,而且存在时间久远,这些智慧生命就会改变他们所处的星球,这些星球也将经历自身的智慧动物宙时期。当我想起“搜寻外星智能生命”计划并思考需要经历哪些阶段才能达到长期行星文明这一问题时,我想到的,不仅仅是掌握诸多实用技术的聪明物种,还有那些能够顺利解决类似于我们目前面临困难的物种。

  

智慧动物宙指的什么?科学家有何观点?如何达到“智人”的标准?


  这些问题,很大程度上与人类发现并重新定义自身与地球的关系相关。我认为,在这样的世界里,科技成为生物界一个基本属性,能够确保物种长期存在。我在其他文章中曾指出,解答“生命是什么”这一基本问题的一个方法是将生命视为行星随机呈现的一种属性。同样,智慧可能也是行星的一个属性。如果有行星经历智慧动物宙时代,那么就会有稳定智力的形式呈现在这些星球上,这种稳定的智力可能未曾在地球上出现过。

  

智慧动物宙指的什么?科学家有何观点?如何达到“智人”的标准?


  目前,我们似乎是一种行星新变化的无意识的参与者、观望者。这会不会是宇宙进化到某一阶段具备的一些特征?宇宙进化过程中,一些行星开始清醒,有自我意识地看待自己,同时观望其他星球,并开始思索自己是否是唯一的。目前为止,我们并不知道这一过程是否在其他地区发生过,但是这一视角或许能帮助我们努力发现这一转变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人类起了怎样的作用。或许这能在人类过度破坏地球之前,帮助人类认识到这些问题。

  

智慧动物宙指的什么?科学家有何观点?如何达到“智人”的标准?


  最后一个冰川时期,人类围在篝火周围,听彼此讲故事。他们确信人类具备社会属性、集体属性的特征,并且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今天,世界迅速融合在一起。曾经燃烧的篝火,也成为遍布各地的电子篝火。人们聚集在一起,努力寻找一种全新的、普遍的认同感与目的意识。我们现在是一支全球性力量,我们的能力不会消失。因此,我们需要完成在东非大草原以及更新世洞穴中最初做的事情。我们有了新工具来行使支配权,这些支配权能够允许我们再一次做出改变,以应对各种新挑战。不要忽视人类觉醒、成熟、升华自我责任与本领的潜力。林奈乐观地赋予我们“智人”称号。想要达到“智人”的标准,我们要完完全全成为人类。我们需要重新塑造自身与地球,创造一个“智慧地球”。

上一篇:山西:创新生态激活力,科研攻关开新篇​
下一篇:专业又时尚!验脚配垫风走红母婴圈,这样选鞋更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