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他逛了56座动物园:这里住着“神奇动物”,也应有更多“土著”

12月2日晚,科普作家花蚀在赶往南京的火车上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将前往南京的动物园。多年来,逛动物园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日常的事情。

动物园成为现代都市的日常“标配”,也成为大众观察自然的一个窗口。今年,无论是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金钱豹出逃,还是柳州动物园老虎“骨瘦如柴”的视频引发热议,甚至是北京野生动物园自驾游览区白虎展区发生游客非法闯入等诸多热点事件,都与城市中的动物园有关。

为什么要逛动物园?怎样的动物园才算合格的?动物园对人类和野生动物而言有着怎样的意义……尽管在现代生活中,人们对动物园的存在已视为平常,和动物园有关的热点新闻也“见怪不怪”,但前述的问题往往被公众忽视。

11月28日,“走,一起去逛动物园吧”——《逛动物园是件正经事》读者见面会在深圳中心书城举行,该书作者便是花蚀,关于动物园、关于动物福利、关于人和动物关系等问题,花蚀在书中做了解答,在此次采访中,也向我们进一步释疑。

动物园之于人:科普与自然教育

11月底,在深圳的读者见面会上,有一个小女孩向花蚀提问:“为什么大人不喜欢鳄鱼?”花蚀将这个问题误听成“为什么大人不喜欢动物园?”

按照后边误听的提问,花烛认为背后的原因归咎于许多成年人认为动物园只是一种“儿童科普”, 他在自己的公众号“花落成蚀”中写道:“很多人缺乏终身学习的习惯。科普在很多时候也是一种学习,但它所传递的信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生活所必需的。”同时,他也指出,有趣而专业的科普并非易事,“想把知识高效而有趣的传播出去,不是那么容易的。”

但在花蚀看来,成年人和儿童对于动物园的存在的理解是相似的,只是相对于儿童,成年人看待动物和动物园缺乏了“童心”,观察自然的好奇心也往往不如孩童。

孩子们睁大眼睛看着动物园里展出的动物,有的孩子静静地观看,有的则将脸贴在玻璃屏障上做鬼脸,有的甚至试图和动物进行一次对话……“但成年人刷着抖音就能认识动物,他们也往往是为带孩子才来动物园。”在花蚀的观察中,在动物园中,不少孩子看得很仔细,但往往被一旁的家长拉走,前往下一个观赏点。

他逛了56座动物园:这里住着“神奇动物”,也应有更多“土著”


广州动物园给市民提供科普讲堂

事实是,动物园对人类的意义并不止于科普自然知识,对于城市居民而言,动物园是对其缺失自然体验的一种补充,这在花蚀的讲述中称为“我们观察自然的一个窗口”。

花蚀在《逛动物园是件正经事》一书中指出,动物园在现在的社会里,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地方。他认为,现代动物园有三大目标:第一,保护珍稀动物,留下它们的血脉,通过人工繁殖增加它们的数量;第二,增进我们对动物的认识,尤其是行为学上的认识;第三,为公众提供自然教育。

如今,建动物园几乎成了每个城市的“标配”,但花蚀并不认同这应该成为一个城市发展的“指标”,“目前很多动物园其实基础设施和动物保护都做得不行,不如不开。”他说。

动物园之于野生动物:

“限制自由”和“给与庇护”并不冲突

“我常说动物园是一个有‘原罪’的地方,因为它确实限制甚至剥夺了动物的自由。”但花蚀又指出,动物园也给一些珍稀物种提供了种族繁衍延续的环境,尽管珍稀动物面临的濒危困境有可能是人类造成的。

据了解,早在1955年,北京动物园开始珍稀动物繁殖饲养的科研工作;1960年,北京动物园成立了科学技术委员会,1988年,又设立了北京动物园科学技术研究所。1981年6月,从陕西洋县发现了7只朱鹮的1只幼崽从巢中掉落,被紧急送往北京动物园救助。自此,北京动物园开启了朱鹮人工饲养保护之路。

而在广东省内,广州动物园等动物园近年来也在科学研究上作出努力。据公开资料显示,广州动物园(广州市野生动物研究中心)以濒危野生动物保育、野生动物疫源疫病防控、濒危物种的重引入与生态恢复等为主要研究领域与研究特色。

沈志军是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的园长,此前,他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并不认同“动物园是有原罪的”这一说法,他认为动物园存在的意义,不是娱乐,不是猎奇。但他和花蚀一样,都认为动物园承载着物种保护和实现积极的动物福利的责任。

上一篇:农民科学素质网络知识竞赛,临沂夺得两项全国第一
下一篇:南京水务科普栏目有奖知识问答活动,第七期诚邀您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