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现代艺术体系视阈下的舞蹈艺术

现代艺术体系视阈下的舞蹈艺术

现代艺术体系视阈下的舞蹈艺术

  舞蹈作为一种表演艺术,是门类艺术中的重要成员。20世纪20年代,舞蹈确立了它在中国现代艺术体系中的一席之地。但是,在实践中,在艺术的体制、机制中,舞蹈是否真正获得独立?如何判断其是否获得独立的艺术地位?舞蹈艺术的本质特性是什么?舞蹈艺术与其他艺术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复杂关系?诸如此类问题,都值得学界深入探讨。5月8日,在“舞蹈与现代艺术体系”高端论坛上,专家学者就相关议题进行对话。

现代艺术体系视阈下的舞蹈艺术

一波三折话舞蹈

  几年前,我申报了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当代中国艺术体系研究”。为了有效推动课题的进展,将课题研究引向深入,课题组从去年开始,便尝试逐一探讨现代各个主要艺术门类与现代艺术体系的关系。“舞蹈与现代艺术体系”是今年我们重点筹划的研究主题。舞蹈作为人类艺术体系中一个古老而重要的、基本的艺术门类,在现代艺术体系中的地位问题,与其他姊妹艺术之间的关系问题,存在着太多的异见、分歧和曲折的演进历程,甚至可以说是颇富戏剧性的一波三折。然而,学界对于这样一个曲折复杂的历史过程,似乎并没有给予清晰的梳理、有力的阐释。   (阅读原文)

现代艺术体系视阈下的舞蹈艺术

现代艺术体系视阈中的舞蹈艺术

  被誉为“中国新舞蹈拓荒者”的吴晓邦先生,认为“凡是借着人体有组织和有规律的动作,通过作者对自然或社会生活的观察、体验和分析,然后用精炼的形式和技巧,集中地反映了某些形象鲜明的人物和故事,表现个人或者多数人的生活、思想和感情的都可称为舞蹈。”从他对于“舞蹈艺术”的学理定位之后,可以看到他关注的是“生活舞蹈”之外的“艺术舞蹈”——他后来称之为“舞台舞蹈”。对于“舞台舞蹈”,吴晓邦先生坚持从“内容”而非民间舞蹈、古典舞蹈、西方舞蹈等“形式”上加以分类,因为他倡导“创作法”而非“编导法”,认为后者体现出一种“形式思维”而非“形象思维”。 (阅读原文)

现代艺术体系视阈下的舞蹈艺术

现代艺术体系中的舞蹈学科构想

  尽管“舞蹈”在中外艺术文献中的记载古而有之,但“舞蹈学”在中国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脱颖而出,却始于舞蹈先驱吴晓邦先生1929—1937年的三次东渡日本留学。回国后,他于1950年5月到1952年2月不到2年时间里,出版专著《新舞蹈艺术概论》,在舞蹈学界产生很大影响。进入新时期之后,这本“新中国舞蹈理论第一书”为舞蹈学科建设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阅读原文)

现代艺术体系视阈下的舞蹈艺术

中国古代舞学体系的借鉴与启示

  舞蹈作为门类艺术中的重要一员,在当代中国艺术体系建构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谈论这一话题,不仅要回溯舞蹈在中国古代艺术理论体系中的位置,也要从整个人类艺术发展来考量。从人类艺术的起源和发展看,至少在轴心时代就形成了三大舞蹈艺术体系,即以古希腊罗马文化为源头的西方舞蹈文化体系、以古印度吠陀哲学为源头的南亚舞蹈文化体系和以华夏文化为源头的中华舞蹈文化体系。从哲学观和舞蹈观层面来看,这三大舞蹈文化体系各有其产生与形成的哲学、文化特色,表层反映出来的内在观念殊异,是识别人类舞蹈文化艺术的重要坐标和参照。 (阅读原文)

现代艺术体系视阈下的舞蹈艺术

舞蹈艺术体系的中观层面建设

  在李心峰教授“艺术体系”的研究框架中,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叫“基本种类”,舞蹈与美术、音乐、诗歌、电影等16种艺术门类都被列入基本种类。如果说基本种类是“分”,艺术是“总”,在总和分之间还嵌入了一个范畴,即“四大类别”,包括造型艺术、演出艺术(在场实演艺术)、语言艺术和现代映像艺术。我们会发现这个体系呈现出一个鲜明的结构性:基本种类、四大类别、艺术,形成了微观、中观、宏观三个结构层次。 (阅读原文)

现代艺术体系视阈下的舞蹈艺术

舞思故舞在

上一篇:农业研学:这50个农业小常识,看你能答对多少?
下一篇:广西将举办社科普及活动周 促进社科知识走进千家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