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12岁小学生做出这一颠覆常识的发现,还以一作身份发了论文

疫情期间12岁小学生做出这一颠覆常识的发现,还以一作身份发了论文


  一个12岁的日本小学生,在疫情封城期间做出了一个颠覆常识的发现,并发表在了一本不错的学术期刊上,引发日本网友强势围观和媒体追踪报道。他到底发现了什么呢?

  今年5月23日,日本朝日新闻对这一事件的报道,标题为“独角仙的尝试被埼玉县的小学六年级学生颠覆,并在世界级的杂志上发表了论文”。

  今年12岁的柴田亮是日本埼玉县的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在疫情封城期间,他用暑假做研究。2021年,他还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学术期刊 Ecology 上发表了实验性论文An introduced host plant alters circadian activity patterns of a rhinoceros beetle。

  Ecology 这个期刊是美国生态学会(Ec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主办的,创刊历史已有100年,2019年的影响因子为4.7,在科睿唯安发布的《2019年期刊引证报告》对生态学期刊的排名中位列20/169。而根据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文摘和引文数据库 Scopus 的 CiteScore 指数,该期刊的排名是39/629,属于Q1区,也就是属于最优质的期刊。作为人生第一篇论文,柴田君的成绩相当不错了。

  这篇论文的另一位作者是山口大学的昆虫学讲师小岛涉。和许多人的揣测不同,小岛涉和柴田亮不光姓不一样,也没有亲属关系或直接社会纽带。

疫情期间12岁小学生做出这一颠覆常识的发现,还以一作身份发了论文


  柴田亮和小岛涉合著的论文。

  原本互不相识的两人,怎么在短短两年里合作做起了研究了呢?更奇怪的是,今年小岛涉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表示,论文的数据并不是他收集的,而全部来自柴田亮的贡献。小岛君甚至说:“我只是提了建议、做了翻译,研究的大部分是柴田桑做的,完成度很高。”

  一个小学生怎么就能做一手科研呢?这一切都要从柴田亮小时候说起。

  柴田君从小就喜欢观察独角仙(也叫双叉犀金龟),也经常在野外观察独角仙。

  独角仙(Trypoxylus dichotomus)是世界上最大的甲虫之一,也是一种常见的亚洲昆虫。它们一般居住在热带和亚热带的森林里,靠树吃树汁,它们的栖息地就是自己的食物。

  雄性独角仙的觭角和胸角特别突出,因此被取了这个名字。雄性的独角主要是用来单挑用的,赢了的独角仙拥有更多的交配权和领地。

  日本的独角仙最初是从中国引入的,但是后来演化为日产亚种 Trypoxylus dichotomus septentrionalis。日本独角仙的食物通常是麻栎(Quercus acutissima),也就是一种产自东亚的橡树。

  这种舶来生物在本土化后成了日本最受欢迎的动物角色之一,许多文化产品都主打独角仙IP,比如《精灵宝可梦》里的第214号精灵“赫拉克罗斯”,还有 《假面骑士时王》里的假面骑士Kabuto。我国的小朋友童年宠物是蚕宝宝,日本小朋友的幼年伴侣就是独角仙。在日本,小朋友可以在百货商店,甚至自动售货机里购买独角仙。日本还有斗独角仙的比赛。

  柴田君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里爱上独角仙的。但是他对独角仙的理解显然和一般爱好者不同。他是这样表达对独角仙的喜爱的:“独角仙比人类更早出现在地球上,是人类的先辈。”

  但是,当附近独角仙的栖息地——麻栎树被砍倒时,小学二年级的柴田君大哭了一场。他说,后来的两年里,他就再也没有看到独角仙,那段时间他很伤心。

  但是在他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在意外的地方发现了两年没见的独角仙,那就是家里院子的树上。不过,他家院子里种的不是麻栎,而是原产自东南亚的外来物种光蜡树(Fraxinus griffithii)。

  奇怪的地点并不是他唯一的发现。他还注意到,独角仙出现在奇怪的时间。

疫情期间12岁小学生做出这一颠覆常识的发现,还以一作身份发了论文


  柴田亮。图片来源:tokyo-np.co.jp

  在从小阅读独角仙科普的柴田君的常识中,独角仙不应该在白天聚集,因为它们是夜行性的。不仅是柴田君,实际上学术界一般认为,独角仙是夜行性动物。但是这次,在错的时间出现在了错的地点的独角仙却遇到了对的人。柴田君决定对这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展开调查。

  在2019年暑假,他对独角仙的性别、出现的时间和数量进行了每日记录,并到图书馆查阅资料。

上一篇:事关舌尖上的安全!了解这些知识让你吃得更安心
下一篇:酷暑将至,这些防晒小贴士你get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