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泛知识短视频反攻娱乐

  

泛知识短视频反攻娱乐


  尽管我们天天刷着短视频,但很少有人意识到,显示在手机屏幕方寸间的那些视频内容正在悄然发生着趋势性的转变。

  “从非理性的娱乐到理性,是互联网的一个常态设计。就像现在的资讯一样,过去挺水而现在越来越有干货”、“整个互联网的内容还是在往理想化进程中走,原来可能是知觉、情绪,走到后来会变成理性成为主导。”7月5日,在好看视频“轻知专列”的圆桌对谈上,百度短视频生态平台总经理宋健和好看视频知识分享官、资深行业观察家潘乱谈及短视频风口变化时,对泛知识短视频的未来给出了诸多思考。

  从他们的对谈中,可以窥见短视频的变化:随着用户对短视频价值需求的提升,短视频内容呈现出由泛娱乐向泛知识的转变趋势。

  两年前,短视频平台颜值高、噱头足的内容一直备受热捧,而最近却多了不少“清流”,有老师孜孜不倦教人解一元二次方程,有大厨能将一条鱼做出十八道风味,还有教授讲刑法把自己讲成了网红。

  在娱乐内容扑天盖地的包围下,知识类短视频的热潮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愈演愈烈,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拿出了看家本领,加入了短视频的内容创作。而消费端的用户,似乎也认可了在短视频平台学习这件事。据宋健透露,目前泛知识视频内容分发占好看视频全平台42%。

  

泛知识短视频反攻娱乐


  以前看漂亮的颜值,现在看聪明的大脑。带来瞬间感官愉悦的视频,少了,带来长久回味的视频,多了,是泛娱乐内容已经让人乏味了?还是用户更加理性了?

  进击的短视频

  短视频的爆发可以追溯到抖音、快手的横空出世。过去几年,娱乐化内容帮助短视频APP完成了用户收割。

  根据艾瑞咨询统计显示,从2015年开始,短视频的活跃用户数与日均使用时长便开始突飞猛进,“十个网民九个看视频”已经成为现状。

  大水漫灌之后,如何寻找新的增长点,成为诸多短视频平台的近忧。

  根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报告》显示,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8.73亿,同时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达到120分钟。抖音2021年的平均月活已经超过6亿,而快手在今年的一季度更是支出117亿用于营销,短视频的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在杀红了眼的短视频赛道,还有新的机会吗?

  

泛知识短视频反攻娱乐


  “现在的短视频在‘量’上是比较饱和的,但是在‘质’的角度远未饱和,信息密度还有很大开拓空间。”在宋健看来,互联网由娱乐转向理性是必然的,在内容领域,一旦模式做重,就会有轻的传播形式出现,而在其他方向走得太远,必然会有新的形式出现。

  而现在,这种转向正在来临。不同于娱乐内容的感官刺激,精耕细作的泛知识短视频迎来了风水流轮转的时刻。

  从娱乐到知识

  “知识的江湖,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世界,也许没有尽头,也许又是新的开始。”李维嘉在节目知识求真大会上的这句话,正像是如今知识短视频兴起的号角。

  曾经的短视频以猎奇搞笑为主,“南快手,北抖音,智商届的两泰斗”正是那时的缩影。但是进入到2019年,那些玩惯的手法,突然玩不转了。原因其一是,重复雷同,没有新的梗点很难再取悦用户,其二是,用户自我的觉醒,开始渴求更有价值的内容。

  “很多人在娱乐层面有最朴实的需求,但另外肯定还有一群人,他在信息量的层面,他也有自己的追求,他需要有收获感和获得感。”潘乱如此描述知识崛起的原因。

  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理论,叫做熵增定律,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孤立系统,总是自发地由有序向无序。

  低俗娱乐土味搞笑,是一种自发性的行为,是这种人性的弱点,放大了短视频的流量。但生命赖负熵为生,人类会通过汲取“营养”来维持生命的有序。生命的醒悟,最终都是以自发地约束为契机,以有价值的内容代替无序的垃圾。

  知识类视频的兴起,正是这一转变的苗头。

上一篇:泛知识短视频争夺战:关键变量好看视频
下一篇:咖喱掉在衣服上了?别担心,还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