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实“碳达峰碳中和”须纠正对小水电的偏见

2021年3月15日和4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及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九次集体学习时两次强调: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他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拿出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劲头,明确时间表、路线图、施工图”。

我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煤炭消耗量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要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以下简称“'双碳'目标”),任务之艰巨、挑战之严峻前所未有,该如何打好这场硬仗、赢得这场大考、实现绿色低碳发展,当前还有很多亟待澄清的重要问题,其中之一就是该如何认识我国的小水电。

那么,小水电于“双碳”目标的实现是不是可有可无的选项?小水电的生态影响到底是利大还是弊大,部分小水电站出现的问题是不是不能解决的“生态之祸”?我国小水电是否已“过度开发”?这些问题亟需科学理性的思考和回答。

小水电对实现“双碳”目标的重要作用不可或缺

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加快构建适应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的新型电力系统,是当前国际能源大转型的共识和行动,也是我国实现“双碳”目标的战略选择。

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底的气候雄心峰会和最近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先后表示:“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中国将严控煤电项目”。

要做到这一点并同时确保供电安全可靠,我国水能资源能否充分开发、优先开发,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理由如下:

一是满足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达到25%的要求,离不开水电。据业内测算,2030年我国非化石能源发电量须达到每年4.6万亿千瓦时以上,届时风电、太阳能装机容量累计12亿千瓦后,再加上现有水电、核电等非化石能源的发电量,还有约1万亿千瓦时的电量缺口。事实上,我国可开发的水能资源发电量高达每年3万亿千瓦时,目前开发程度不到44%(相当于每年1.7万亿千瓦时的发电量白白流失),若能达到发达国家当前平均高达80%的水电开发程度,就可每年增加1.1万亿千瓦时电量,既填补了电力缺口,又能使我国防洪抗旱、供水灌溉等水安全保障能力大大提升。因为水电与水利是密不可分的整体,水资源调控能力太低一直是我国滞后于欧美发达国家的短板。

二是解决风电、太阳能的随机性波动性问题,也离不开水电。2030年风电、太阳能装机在电网中占比将从目前不到25%提高到至少40%以上。风电、太阳能都是间歇式发电,占比越高对电网储能的要求也越高。而目前所有储能方式中,已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抽水蓄能是技术最成熟、经济性最好且有大规模开发潜力的选择。截至2019年底全球93.4%的储能项目都是抽水蓄能,且50%的抽水蓄能装机集中在欧美发达国家。用“充分开发水能”作为风电、太阳能大规模发展的“超级蓄电池”,使之变成稳定可控的优质能源,是当前国际上碳减排领先国家的重要经验。而目前我国抽水蓄能装机在电网中的占比仅为1.43%,是制约“双碳”目标实现的一大短板。

小水电占我国可开发水能资源总量的1/5(相当于6个三峡电站),不仅其自身的发电和减排贡献不可忽略,更重要的是,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很多小水电都可以改造成抽水蓄能电站,成为“适应高比例风电太阳能入网的新型电力系统”不可缺失的重要支撑。

但我国小水电在资源潜力还并未充分开发的情况下就在部分地区遭遇了“一刀切拆除”的冲击,而开发程度远高于我们的发达国家却还在努力挖掘小水电的潜力。比如,2021年4月,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公开表示:“以前战争是为石油出战,下场战争是为水资源而战,拜登的基础设施法案将把重点放在水利上,既带来就业,又关系到我们赖以为生的资源,围绕这一'珍贵商品'水进行投资,将会增强美国的国力。”水电开发程度高达97%的瑞士,不论河流大小和落差高低,都千方百计加以利用,通过沿山修建长隧道和管道,将高山溪流分散的水能资源集中到水库后再充分利用。

“小水电生态利弊的社会认知”亟需回归科学理性

近几年来,小水电被指斥为“破坏生态”的元凶,甚至有人主张“应拆除长江支流上的所有小水电站”,反对小水电似乎成了“时髦”。

抛开小水电对于我国碳减排和农村地区“以电代柴”这两大生态效益不谈,单就社会舆论关注的河流生态保护而论,有几个最基本的常识不能含糊,否则就容易走入“生态愚昧”——把破坏当作“保护”、把倒退当作“发展”。

上一篇:2021中考物理实验考点及解题思路,初三的同学一定要看!
下一篇:端午时节 济宁市中医院养生知识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