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和美教育” 为瑶乡孩子寻根铸魂

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地处湘、粤、桂三省(区)交界,是全国最大的瑶族县、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曾被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誉为“神州瑶都”。这个集“老、少、边、穷、移”于一体的县,短短几年间教育创造出了令人惊讶的“江华速度”:最好的房子和建筑是学校,待遇落实最好的是教师,幸福指数最高的是乡村教师。与其他地方不同,这里的教师和校长不是挤破脑袋想进城、入机关,而是愿意扎根乡村。

江华的乡村教育到底有哪些迷人之处和与众不同,让这里的老师安心从教,并深深扎根?

“美丽校园”凸显人与自然之“和”

5月8日—9日,乡村教育“江华模式”全国推介会暨“幸福教育和教师”高峰论坛、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农村教育实验专委会年会在江华举办。会议期间,与会者实地参观了江华的15所学校和幼儿园。一走进沱江镇第五小学(简称“五小”),大家就被百草园深深吸引。门口的桌子上摆满了具有瑶山特色的艾叶粑粑、瑶家药茶,还有刚从山里采摘的杨梅。两位学生讲解员为来访者进行讲解,介绍种植的鱼腥草、川芎、艾蒿、车前草等植物的习性、药效与功能。在两边的竹篱笆墙边,大大小小的斗笠、竹筛、竹簸箕悬挂着,还有一些晾干的鱼腥草、灵芝等放在墙边的小桌前。

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农村教育实验专委会理事长、四川省阆中市教育局原局长汤勇透露,会前一天,前来江华参加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农村教育实验专委会年会的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陶行知研究会会长朱永新与湖南省永州市委常委、江华县委书记罗建华,也是在这个百草园里,共同品尝了瑶家药茶,都赞叹不已。

校长黄丽芳告诉记者,这种瑶家药茶是瑶族特色茶,由学校的文化微团队制作而成,经过上山采茶、择茶、晒茶和炒茶等工序,既能清热解毒,又能提神健脾。

“现在百草园里有40多种中草药植物,我们还将在校园的各个角落种植一些,让孩子们随时随地感受校园的‘美好’。”黄丽芳介绍说。

在江华,我们感受到这里校园的美总是与瑶族传统文化紧紧相连。走进黄墙黛瓦、长鼓红柱、瑶族元素浓郁的沱江镇第七小学时,学生正在民族文化长廊里举办社团活动,吹葫芦丝、唱瑶歌《蝴蝶歌》。在沱江镇第一小学,师生们在偌大的操场上做长鼓操、耍草龙、跳竹竿舞。步入“瑶风园”,瑶家传统打糍粑、石磨豆腐活动正在上演,品味糍粑、油茶、花生、红薯特色小吃,看孩子们折衍纸、做扎染,我们的内心真实感受到“为乡愁寻根”的文化传承。

“‘美丽校园’是‘和美教育’的基础。让学生能在校园中发现美、欣赏美、体验美、创造美是‘和美教育’设计者的初心。”江华瑶族自治县教育局局长唐孝任谈到,作为区域教育的管理者,希望环境与师生共美,不断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

与其他区域相比,江华瑶族自治县办教育不占优势:这里穷乡僻壤,还有因水库建设移民过来的家庭,县里财政收入又很不足。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江华教育的办学条件落后、教学质量不高,令人发愁。

为了改变这里的教育,近几年来,县委、县政府做到教育事业优先谋划,教育问题优先研究,教育资金优先保障,并定期调研教育,形成各县直部门与学校结对发展的长效机制;在县域内加大对教育的投入,推进移民学校建设、城区学位发展等工程。

为了加快发展步伐,2012年底,县里选派了做过教师和中学副校长、当过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干过6年乡镇党委书记的唐孝任做教育局局长。说干就干,唐孝任从改教室、改寝室、改澡堂、改食堂、改厕所开始,净化、绿化、亮化环境。全县完小以上学校均按照“园林型、书香型、创新型、特色型、学术型和净化、绿化、靓化、序化、数字化、文化”的“五型六化”要求完成建设,提升学校内涵。

如今,8年多过去了,全县创市级以上园林式单位的学校达43所,其中国家级生态文明学校有1所。

“教育是最大民生,教育扶贫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治本之策。”罗建华表示。

留住青山绿水,传承乡风文明,江华瑶族自治县正在探索一条具有乡村特色的教育之路。

幸福师生彰显人与人之“和”

没有教师的幸福,就没有教育的高质量发展。在江华,县教育局计财部门曾经算过一笔账,并给媒体公布了这样一组数据:教师年平均收入高出公务员近6000元。尤其是近5年,江华共发放教育教学奖金达4500多万元。教师的“五险一金”、体检费用全部纳入财政预算,教师绩效工资、年终绩效评估奖、文明县城奖等与公务员一样,进行同标准发放。特别是对农村教师发放的人才津贴,按照地理位置远近原则,江华比省定标准提高了100元至400元,形成了“越往基层、越是艰苦、待遇越高”的激励机制。

上一篇:小编提醒您:来答题啦!第16期廉政知识微考堂
下一篇:长新社区开展食品药品安全知识讲座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