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文轩:努力创作更多优秀儿童文学作品

  越是成熟的作家,越不能只是依赖生活经验,而要善于用知识开发生活经验、延伸生活经验、扩展生活经验

  中国儿童文学是中国文学的组成部分,没有中国文学的整体提升,就没有中国儿童文学的提升

  打开儿童文学定义

  释放更多创造可能

  究竟什么是儿童文学,恐怕许多人都说不清楚。但人们心中似乎又有一个儿童文学的典型“样子”:它大致是轻松的单纯的,面向幼儿和十一二岁以下的儿童,是一种用“浅语”写作的文学。

  直到后来人们发现:那些还没有成为青年的初中生甚至高中生,他们的阅读需求谁来满足?传统的儿童文学对这个群体顾及较少。于是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纷纷开垦这片新领域,从而与世界儿童文学的传统范型区别开来,形成一道独特风景。

  又有人提出新的疑惑:儿童文学只能是轻松单纯,甚至幽默搞笑的吗?那如何解释世界儿童文学史上那么多名篇佳作如《海的女儿》《快乐王子》等都是悲天悯人的主题?

  如果说这么多年儿童文学创作教会我什么的话,那就是永远不要低看儿童文学。无论是从书写的主题、呈现的风格,还是从面对的读者、产生的影响来看,儿童文学都是一个极其广阔的领域。儿童文学不仅给孩子带来快乐,满足孩子的情感需求,还关乎心灵的净化和人格的完善。“趣”是很高的美学范畴,不是说哈哈一笑之后,空无一物。让孩子笑并不难,难的是传达一种理想的、有境界的“趣”。这种趣有时候是与眼泪连在一起的。“让孩子在快乐中健康地成长”,是许多家长的期待,但我们对快乐的理解、对健康成长的理解还需要再全面一些、完整一些。

  打开儿童文学的定义,也是打开儿童文学更多的可能性。以绘本为例,这10多年来,我对绘本有了更广泛、更深入的接触,越来越感到绘本难以界定。目前关于绘本的一些认识,多受图书市场因素影响,往往把某一类绘本的特征认作是全部绘本的特征,把绘本的某一种风格认作是绘本的本质属性。这样一来就限制了绘本风格的可能性,制约了绘本的创作探索。要想鼓励原创,让更多优秀绘本蹚出路来,给孩子们更多阅读选择,首先应拓展对绘本的认识。

曹文轩:努力创作更多优秀儿童文学作品

  开拓写作领域

  让生活与知识相互激荡

  从1997年出版《草房子》开始,我写了不少儿童文学作品,但故事基本上都发生在一个叫“油麻地”的地方。我关于人生、人性、社会的思考和美学趣味,都落在那里。

  可是从2015年出版《火印》开始,我不再停留于油麻地。我在城市生活的年头已经是乡村生活的三倍,经历了油麻地以外更广阔也更丰富的世界,这些生活与经历是油麻地不能给予的。于是,我渐渐有意识地把笔触从熟悉的背景、生活与题材中移开,开启了个人写作史上的“出油麻地”篇章。

  写作领域的开拓是一个持续笔耕几十年的作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一个作家很容易因为作品的过度风格化,而导致只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经营写作。批评家和读者也往往以“特色”(比如地域特色)的名义,鼓励作家,使其在不知不觉中框定自己,加倍经营所谓特色,而舍弃了更广阔的生活领域。事实证明,作家要想实现自我突破与创新,往往得从走出写作的舒适区开始。

  写作领域的开拓也不仅仅和生活领域的开拓有关。许多人把生活比作大海,作家就是海上的探索者,大海慷慨又丰饶,源源不断地呈现和奉献一个作家所需要的东西:素材与故事。但我认为,一个作家拥有的不只是一片海——除了生活的海洋,还有知识的海洋。有人说,自己的创作是依靠书本知识进行的;还有人相信,只要在生活的海洋中长时间畅游,总会获得渴望已久的素材与故事。殊不知,没有生活的滋养,只是堆砌知识,文学就失去了活泼灵动的生机。越是成熟的作家,越不能只是依赖生活经验,而要善于用知识开发生活经验、延伸生活经验、扩展生活经验。一个词语、一个短句、一个观念、一个隐藏在作品中未被作者察觉到的动机,都可能是难得的收获。只有从容出入于生活与知识这两片浩瀚海洋,才能不断开辟写作领域,在磨练耐心、提高技巧、修炼诚意的过程中,收获更多更好的文学成果。

  目光比双足走得远

  心灵比目光走得更远

上一篇:2021公共基础知识历史文学知识模拟题(11)
下一篇:党员培训心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