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名士如是说:我们开心地笑过、悲伤地哭过、本真地活过

历史上曾经有这么一代人,峨冠博带,宽衣长袍,行走起来,飘飘欲仙,他们完全不按照儒家的那套规矩行事,他们中有的人酗酒、有的人“嗑药”、甚至有的人“裸奔”,有的人聚在一起长篇大论、彻夜不眠……

xrzfile1544694142.jpg

这就是魏晋时期的士人,他们代表着当时流行的风向标,他们的故事被南朝的刘义庆编撰成为笔记小说《世说新语》,书中的一千多则小故事记录了东汉末年至南朝宋时二百多年间士族阶层的言谈风尚以及趣闻轶事。

但是,因为这些故事引用的典故,以及人物关系、人物背景的复杂,往往读起来让人一头雾水,历代文人有很多解读注释,但大都呆板无趣,有这么一个老头儿,用随笔小品的方式,解读了其中120多篇名文,文章通俗易懂、幽默风趣,这个有趣的老头儿就是近年火爆网络的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的戴建业教授。

在戴教授的杂文随笔集《戴建业精读世说新语》一书中,魏晋名士的风流、不羁、才情、怪癖被他解读的更加好玩。

他通过历史背景、人物关系的解读,让每一个小故事更加清晰,通过他的解读,你可以领会到魏晋风度的神髓,领会到一个时代的狂放不羁,率真洒脱。

th(36).jpg

一.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魏晋时期,七月七日有晒书晒衣的风俗,其实哪是什么晒书、晒衣,说白了就是有钱人家在炫富、斗富,那些文人雅士也“不能免俗”,那么他们在晒什么呢?

别人晒书,一个叫郝隆的文人露着肚子,在大太阳底下晒,还美名其曰:“我晒书”。

还有一个更奇葩的,别人晒锦罗绸缎,他也在把一条干活穿的破裤子晒了出来。

阮仲容就是“竹林七贤”之一的阮咸,因为看中个人精神的自由,而不太在乎世俗的利禄,所以家慢慢变穷。

一条路把阮家家族分成南北两部分,有钱的住在路北,穷的住在路南,阮咸就住在路的南边。

七月初七晒衣,路北的阮家晒出的是绫罗绸缎,在阳光下光彩夺目,阮咸也把一件干活穿的裤子晒了出来。

绮罗之间的这条破裤子是那么的突兀,面对众人的责问,阮咸满不在乎:“既然流行这个,我也不能免俗。”

一条破裤子没有显得寒酸,反倒成了嘲笑摆阔炫富的旌旗,也只有精神上富足的人,才能有这种豁达的幽默。

胸中的锦绣才是真正的底气,才华才是最可炫耀的东西。

二.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世说新语·伤逝》

人生最大的悲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在这种悲痛面前,任何劝慰的语言都是苍白的。

大名士王戎儿子十九岁不幸去世,山简找了一个理由劝慰他:孩子就是怀抱里的东西,何至于这样悲伤。

th(53).jpg

王戎接受不了山简这样的“洒脱”:“圣人道合自然,超越了人间情怀,最下等的人又不懂的人间情怀,人际情深全在我辈身上体现出来。”

王戎一席话,引得山简和他一块大哭起来。

“情之所钟,正在我辈”,是王戎的人生体验,所以他在与友人分别时感怆伤怀,母亲去世的时候因为伤心,他瘦到皮包骨头。

太理智的人与机器没有什么区别,人生有开心就有难过,开心时大笑,悲伤时痛哭,真情流露才是至情至性的人。

三.终于才华

老兄,家有美妇是你人生的艳福,家有才妇是你家门的大幸。——戴建业

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虽说“始于颜值,陷于才华,终于人品”,但“脸”仍旧是排在第一位,没有哪一个人第一眼就看到你的灵魂,聪明的女子在第一句话就可以抓住男人的心。

在古代虽然有“娶妻娶德”的说法,但是真等到洞房花烛夜,一掀开盖头,看见新娘的丑陋,新郎很有可能扭头就走。

这场看似小两口“你咋比不上你爹”“你也不如你爹”的斗嘴,被戴建业教授的解读出很多意义。

首先引用《魏氏春秋》中对王公渊的描述,得出王公渊是一位风度、气量、才能、学问俱佳的四有青年。

从王公渊的言行想到到新娘子肯定相貌平平,才引出他的讥讽。

最后又写出王公渊以后的命运,家族遭变后,妻子同生共死。引出王公渊对妻子的而尊重是因为妻子的机智和才华。

一个女人不是靠身材外貌,也不是非要百依百顺才能得到男人的心,才华、人格的独立才是恒久的。

上一篇:种下一颗平和的种子,见证它的奇迹
下一篇:追悼会悼词范文